首页 >> 最新文章

武穴中国足球需要怎样的掌门人没切实成绩一切都空谈明日

2020-01-14 19:04:42 武穴    

中国足球需要怎样的掌门人 没切实成绩一切都空谈

李 立

从阎世铎到谢亚龙到南勇,再从韦迪到张剑,中国足协的掌门人在13年的时间中已经更换了5位。而也正是在这13年中,中国足球在昙花一现地冲击进了韩日世界杯后就开始不断下滑,开始无底线的输球、丢人。这些倒退是历任足管中心主任之过吗?而中国足球需要的又到底是怎样的足协掌门人呢?原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党委书记刘文雄对此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在刘文雄看来,此次足管中心主任调整并没有什么让人意外的地方。“本来体育工作就是周期运作的。奥运会4年一个周期,结束后就要进行例行的总结,然后就是领导班子的调整。所以,伦敦奥运会结束,开始进行人事调整很正常。同理,韦迪任期三年就被调整也不会让人意外,毕竟在伦敦奥运会上三大球成绩都不好。刘鹏局长也在伦敦奥运会的总结会上特别提到了今后要重点抓三大球发展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换人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刘文雄说。

13年里换到了第5任足管中心主任,有理论型的、有业务型的;有纯外行的、也有很内行的,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5任足管中心主任也是各有各的特色。谁是更适合中国足球的掌门人?对此,刘文雄提到了自己的观点,那就是不一定纯内行就能干得更好,关键还是得看这个中心领导是不是有足够的本事让中国足球形成更大的合力。

“中国足球走到今天,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问题。从1951年成立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开始,为了提高中国竞技体育的水平,大家都做了很多的努力。尤其是在三大球上,也进行过很多的尝试。”刘文雄说,“当时进行过调研,美国式的学校体制、日本的企业赞助模式、欧洲的职业化体制,都在学习的范畴内。可以说,这三种方式,我们也都尝试过。比如当初1988年首钢男篮,就是日本式的企业模式,后来的北京航空学院排球队,就是学校体制,然后就是在1992年红山口会议后成立的北京国安俱乐部,走的是俱乐部体制。三种体制,哪种更适合我们,现在也还不好下结论。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足球的职业化依然存在很多的问题。我们架子确实是搬过来了,但是很多的细节都不够到位。所以,我认为中国足球走到今天这一步,不是几个人的问题,而是在改革摸索中曾走的弯路所致。”

当然,足球水平上不来,也离不开人的因素。“足球这个项目关注度高,职业化后带来的各种利益也很惊人。因此,更容易形不成合力。中国足协、俱乐部、地方足协,谁都有自己的考量。协调不好,反而适得其反。”刘文雄说,“尤其是俱乐部和足协之间,常常因为利益问题而各存私心,工作自然不好做了。”

13年一转眼过去了,中国足球依然在低谷徘徊,而中国其他很多项目却已经开始崛起,比如网球、比如帆船。所以,与其将成绩不好归结于适合不适合这个项目,还不如反思一下我们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在刘文雄看来,要想提高一个项目的水平,首先需要的是三方面的合力,分别是领导、教练和运动员。“总局在任命一个新领导的时候,是有多方面考虑的。不一定是以他是不是这个项目的专家来考量。毕竟一个中心主任是去领导整个中心,而不是具体去指导哪支球队。另外,有的时候,过于精通专业业务也不一定是好事。因为这会让一个人过于专注某些事情,而忽略了全盘考量。所以,从这一点上说,没有一个标准的足协掌门人模子存在。”刘文雄说,“而在我看来,对于现在的足管中心主任来说,关键还是怎么让中国足球相关人士能够上下一心,让中国足球形成一个具有合力的大环境,这样才能更好的推进各项工作,从而推进中国足球的大发展。”

而刘文雄坚持的另一个重点,就是认真研究。“足球走职业化道路已经是大方向,我们必须走出去,多学习别人的先进经验。然后,再拿回来,让其更适应中国的特色,这需要认真的研究。”刘文雄说,“从这一点上看,此次中国足协配备了张剑和魏吉祥这对领导组合就是一种新的尝试。张剑精通于体育政策理论,而魏吉祥则当过足球运动员。管理和专业两方面都得到了兼顾,应该是一个好的方向。”

“中国足球已经让人失望了很多年,要想改变这种现状肯定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是,我们依然期待着‘张魏组合’接下来的举措,我们希望他们两个能够给中国足协乃至中国足球带来一些新的变化。毕竟竞技体育是拿成绩说话的,表面的繁荣必须落实到切实的成绩上去,否则一切都是空谈。”刘文雄如是说。

韦迪(2010-2013)

2010年1月22日,韦迪担任足管中心主任。韦迪在任期间,国字号成绩惨淡,国足无缘南非世界杯,女足、国奥无缘伦敦奥运,国青、国少等其他国字号球队也在各条战线溃败。

南勇(2009-2010)

2009年1月,南勇取代谢亚龙成为了足管中心主任。由于在中国足协工作时间较长,对中国足球现状比较了解,南勇一度被认为是足协掌门人的最佳人选。遗憾的是,在岁末年初的反赌打黑风暴中,南勇同样落马。2012年6月13日,因犯受贿罪被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没收个人财产20万元。

谢亚龙(2005-2008)

2005年,谢亚龙担任足管中心主任。田径教练出身的谢亚龙执掌足协。“龙王”在任的三年间,中国足球成绩不升反降,国足亚洲杯小组赛便遭淘汰,世界杯预选赛早早出局,女足成绩也开始一落千丈。这期间,足坛假赌黑盛行,谢亚龙也最终在反赌扫黑风暴中落马。去年6月份,丹东中院一审判决,谢亚龙被判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

阎世铎(2000-2004)

2000年4月25日,阎世铎出任足协专职副主席。上任后,米卢成为中国队主教练。其间,为了豪赌世界杯出线,阎掌门竟然暂停了联赛的升降级,全面为国家队让路。十强赛上,中国队提前两轮晋级韩日世界杯。不过中国队出线后,中国足球所存留的问题一一暴露,在中国队冲击2006年世界杯失败后,阎世铎下课。

王俊生(1992-2000)

1992年,王俊生担任中国足协副主席和秘书长,亲自启动了中国足球职业联赛。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化的大幕开启,作为启动者,王俊生全程参与见证了甲A联赛的诞生。尽管联赛红红火火,但中国足球却没有取得实质性的突破。在世界杯预选赛和奥运会预选赛接连失利后,王俊生离任。

方案计划书

策划案怎么写

商场策划公司

友情链接